血魔安妮

这里是安妮,请多指教!

【外wang安全发车教程】How To Drive A Car?(网站推荐+超链接教程)

gerogerokerokero:

眉与山根:



米娜桑!!!!

 

 

南华_NAMWAH:



  【占TAG致歉!球扩散!】

  


    开放站内转载!以及因为只能打十个tag 所以拜托大家蓝手扩散一下XD

  


--

  



  




  



  


    众所周知由于LO乎的傲娇敏/感,各位文手画手不得不使出十八般武艺来发车,随着时(网)过(络)境(扫)迁(huang),用的停车场也是经过了几次更改,从最开始的js,js挂了转战sm,sm挂了转战wb……

  



  


    其中利用wb相册tu链我用了很长时间,大概是由于鱼龙混杂、藏污纳垢的缘故,一直都相安无事。

  



  


    但就在上星期,我头一次在wb发图挂了。发出去几分钟就裂掉,不论是换小号、倒转图片都还是挂。

  



  


    痛定思痛后我觉得,必须要找一个WAI LIAN的相册解决开车的问题,并且这个相册必须要符合以下几个要求:

  



  


1、服/务器在GW,可以规避一切“根据相关条款”

  



  


2、不用FQ就能打开,且速度不能太慢

  



  


3、完全免/费,最好不用注/册

  



  



  


    经过大海捞针的努力和几番对比以后,是的……

  



  


    江东父老乡亲,我找到了!

  



  



  


    就是这个:

  



  


    Dumpt

  



  



  


    先介绍一下:

  



  

  

   


    

   

  
  



  



  


    我要哭了鸭!!!重点是它的页面还自带中文,这在所有GW服/务/器中首屈一指,还是无限容量外//链相册,最重要的是完全免费不用注册(对贫民窟极其友好)

  


    理论上来说,只要WG不会突然发现这个网站的bug然后把它墙掉,它就是无敌的,甩l j w b相册几十条街好吧/手动再见

  


    (当然如果这个网站也能被墙,那基本大部分的网站包括lo乎在内也已经丸了8)

  



  


    等什么,赶快用起来!!

  


--

  



  


PS:我做的是电脑发文的教程,手机也是一样的操作方法,只不过屏幕比较小不好演示,大家举一反三!

  



  


【教程正文↓↓↓】

  



  




  


1、首先点开会出现上面的页面,点击选取文件。

  



  



  




  



  


2、点击你要上传的长图(推荐用锤子/便签排版),选择上传。(我的电脑是Mac系统,不过Windows也是一样的道理)

  



  



  




  



  


3、上传成功后会显示文件名,然后这时候点击右下的摁键(begin upload)上传。

  



  



  




  


4、上传成功后,页面的左边会出现你上传的图片;同时右面出现六行链接,这时候复制倒数第二行。(注意一定是倒数第二行,其他试过打不开)

  



  




  



  


5、接下来开新的页面准备发布文字,先随便打上自己想要做成超链接的文字(建议用文字做超链接,而不是链接本身,容易被p),然后鼠标拖蓝文字。

  



  



  




  



  


6、点击页面从右向左数第四个图标,长得有点像“”这个符号;同时在出现的链接框框里复制上我们刚才得到的倒数第二行链接,点击确认。

  



  



  




  



  


7、这时候看到刚才的文字就变成了蓝色并且自带下划线,这就说明超链接成功了!可以点击发布上车车辣

  



  



  


电脑我已经试过了是没问题的,让我们来看一下手机观看的成果:

  



  




  



  


    好了完全OJBK!!!画质也完全清晰,由于怕被p我就不放了,可以再我另一条测试里看效果(点我)

  



  


    如果打不开的gn建议liu lan qi打开或者复制链接到liu lan qi,就可以打开啦!

  



  


    当然,由于服/务/器在GW打开的速度会稍微慢一些,但是比起FQ,打开速度还是可以的。

  



  


    经过这个傻瓜教程,大家是不是又对生活产粮开车重新燃起了信心呢!?其实原理就是WAI LIAN,文手画手都可以使用(不过要注意文件大小,但比起其他platform画质还是比较清晰的)

  


    

  



  


    希望对大家有帮助T T(狗wb不用你我也可以哼)

  


    

  


    最后祝大家的CP永不糊墙,官方追着发糖!cpy稳住!我们能赢!!冲鸭!!!!

  



  




  



  



 

【艾利】利威尔の御茶会議

参照歌曲:《とある一家の御茶会議(某一家的茶会)》by:GUMI
推荐先听完这首歌再来看此文
有点长,一发完,全文利威尔第一视角预警剧透预警,be预警,有地下三人组出没,艾利不拆不逆,不喜的小伙伴们请左上谢谢
既然七夕过完了,那么就来吃点刀子吧
先糖后刀,糖中有刀(大概)

1.
“今天我做了个奇怪的梦”
我对伊莎贝尔和法兰这么说到。
回想起惊醒时,远处的通风口撒进炫目的金光,以及墙上那个年岁已久的钟表发出的响声,都在提醒我下午茶时间已到。
梦中的我愤怒的踹着一个长发的年轻人,连衣服脏了都不去管,而那孩子只是低着头,对我说着
“对不起……”
惊醒后的感觉并不好受,而睡前忘关的收音机里传来的地上那群人可笑的声音,以及睡衣紧紧粘在身上的感觉,另本就心绪大乱的我更为烦躁。
“难怪大哥今天脸色这么差,原来是做噩梦了!!想不到大哥也会做噩梦呢啊哈哈哈哈哈哈”伊莎贝尔笑到,而这样的发言也使法兰笑了起来。
我只得叹息。给自己倒了杯红茶,扔入三块砂糖,不停搅拌着。
“利威尔,那个梦真的这么可怕?”法兰将我手中刚倒好的茶端走,“吃这么多糖可不太好。”
“法兰!”我刚想辩解,另一杯热气腾腾的茶端到了我的手里。“大哥,别太在意了,不论多可怕都只是个梦啊。这是昨晚商队里抢来的,好像叫杏仁茶?很好喝的!”伊莎贝尔笑到。末了,又讲到,“大哥,没事的。”
“世界今天也在旋转啊。”
听着这句话,我尝了一口手里的茶,淡淡的香味,绵滑的口感,眼前二人有说有笑,手中杏茶温润飘香。
就这样安心下来,这,就是家吧。

2.
冷硬的书桌,柔软的座椅,二者鲜明的对比。
这么想着,我从书桌上爬了起来。
头部昏昏沉沉,因够不到地而早已酸麻的双足,下午灿烂夺目的阳光,配上眼前一摞摞在我眼前轮转的兵团事务,让我的心情变得相当糟糕。只有身上盖着的温暖的那件明显大了几码的衣服让我感到安心。
闻了闻,洗得蛮干净的,还带点香味。
等等衣服?
“兵长你醒了!”不远处熟悉的声音传来。果然是那个小鬼。他手里拿着鸡毛掸十分熟练的清理着书架上的灰。金粉洒在这位年轻俊美的猎人脸上、身上,美好的仿佛并非这嘈杂凡间之物。
“赫里斯塔,不对,是希斯特利亚,皇冠还蛮适合她的。”“是啊。”
沉默
“兵团不远处的那家牧场的牛奶最近减价了。”“嗯。”
难耐的沉默
“最近新入团的那批小鬼们练习怎么样?”“还好,资质都不错。”
我们就这样在尴尬的气氛中一句有一句没的说着。
太阳一寸寸落下,染红了天。
突然,艾伦说到:“兵长,其实两天后的最终战,您也在紧张吧?”“嗯。”仿佛是忍受不了这尴尬的气氛,艾伦放过了早已经清理好的书架,转身出去了。正当我以为我终于可以开始安心开始完成这繁琐的任务时,他端着托盘进来了。
“差点忘了,兵长,今天的红茶……我试着放了一点点肉桂,不知道好不好喝……以及,这是最近刚刚送来的柠檬糖,我尝过,很好吃!就收了一些想让您也尝尝但是我不知道您喜不喜欢吃糖……马上就要到决战了兵长一定要小心身体,红茶一定要趁热喝……”我无言看着他,嘁,一口气说这么多话,嘴都不干么?真是小鬼。察觉到我的沉默,艾伦也慢慢安静下来。我们相视无言。
其实,我已经慌了,不是吗?
察觉到这一点,我赶紧往自己的茶杯里加方糖,慌乱之中加了四颗,简单搅一搅后入口……
果然甜过头了。
艾伦好像也变得慌张起来,但是在他那句“兵长会不会甜的太过分了要不然我帮您重倒一杯”出口时,我就放下了杯盏,吃掉了那颗柠檬糖。
沉寂,难耐的沉寂。太阳的光线,在地平线处挣扎。
终于,艾伦看着我的眼睛,开口了。
“兵长,我……”
“艾伦!”我吼道。
我何尝不知道他要说什么!两天以后,我们面对的就不是平常那些可笑的猪猡而是最精英的巨人,能不能活着回来都是个问题。也许,此时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都是自己最后的遗物。
但是,我不希望我们会有这样的遗物,至少留下遗物的不应该是他。
他看着我的眼睛,祖母绿色的眸子里都是诧异以及痛苦,涩声道:“好的兵长,我明白了。”
在他准备离开之时,我便攥紧了他的衣袖,扯过来,不假思索的吻了上去。柠檬糖的酸甜味在口中荡漾开来,这样的如柠檬糖般的他……
我甘愿为他沉沦
我甘愿被他压制
我甘愿为他――献上心脏
随后干柴烈火,巫山云雨,只有本能支撑我们沉沦于此。脑中各种情感混在一起叫嚣着,只记得他说到:
“今天的世界,也依旧在转动……”
“请您,活下去……”

3.
一切都如梦一般猝不及防,从梦中被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之时便听到了艾伦擅自去到了海那边的国家,来不及顾那缭乱的房间以及涨的发疼的头颅,遣大队前往却发现一切已无法挽回。
那个曾经嚷着要把巨人全部驱逐的少年,正在用巨人之躯,将另一群无辜的人
虐杀至净。
几年前出现在我梦中的那一幕,终于在我脚下上映。曾怀着远大理想的干净整洁的不屈的的那孩子,现在正披散着长发胡子拉碴衣衫褴褛双眼无神地
接受着我名为“疼痛”的教导。
一脚,两脚……我狠狠的踢在他的身上,心理满满的恨铁不成钢。我迷茫了。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为什么会如此愤怒?
想着想着,我累了。我扔下艾伦,向办公室里走去,去与那个我曾发过誓要杀了他的人谈合作。真是可笑。
末了已是深夜,我却无半丝睡意。起床至厨房给自己沏了些茶,回到卧室门口时却看到了满眼歉疚与疲惫的他。
卸去了先前的冰冷,就是这样不堪入目的他竟也带了几分手足无措。
他的手里端着一个盘子,盘中白面包上图着蓝莓果酱,淡淡的紫色映在乳白的面包上,煞是好看。
他连头都不敢抬,只得说到:“兵长,这里的蓝莓果酱……很好,我给您买了一些,您尝尝吧。”
无法拒绝他的好意,我端上盘子进了房间,在他下一句话出口前关上了门。
我精疲力竭的靠在门上,只听得门那端传来的一声小小的“对不起”以及有气无力的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我坐回桌前,品尝那两片好看的面包。蓝莓酱的清甜气息十分正直,永远也不会欺骗别人。偶尔一丝丝的酸味刺激着人咬下更多。
艾伦在甜点方面的审美一向很好,像是他刚入团时利用压缩饼干和砂糖做出的令佩特拉都赞不绝口的零食,又像是对于新总部旁边几家牧场的牛奶的优劣的分辨。除此之外,会在自己无意间泄露出自己头痛时悄悄在自己左口袋放上药片,会按自己要求打扫好房间,会在自己无意间睡着时披上一件大衣……
鼻子处传来的酸痛的异样昭告了接下来的难堪。我急忙往茶杯里扔了一把方糖喝下,却差点喷出来。数了数糖罐里剩余的糖数,本来就屈指可数的糖罐里只剩了一两颗孤零零的糖,这样算来我竟是一口气放了五颗。过分的甜味使人喉咙发酸,眼睛被呛得流泪顺着脸颊一滴滴落下,之后便成汹涌之势。
呛得太厉害了。
终究耐不过困乏,就这么瘫在了桌上睡去。隐约之间鼻尖传来熟悉的香气,肩头温暖起来。仅听得他一声叹息:
“兵长,对不起,但这世界仍然在转。”

4.
一切的一切,终于都结束了。
艾伦得到了他应有的报应,也许已经……死去了吧。而我则回到了那个治理过后的地下街,一个紧挨着通风口的干净坚固的二层小楼,这是当初韩吉他们给我挑的住处,为的是阳光能撒进来,而我能方便的去地上。
一切的一切,都与以前别无二致。
除了楼里少了两个吵闹的人,少了街道上聚众斗殴的嘈杂声,也少了一件我无意间午睡时披在身上的散发着香味的外套。而我午睡时也养成了一个习惯,拉窗帘。阳光过于璀璨夺目,而我也无力再欣赏。
又是下午茶时分,我将沏好的红茶倒入杯中。正准备放方糖时一个失手,六颗糖全部掉入了杯中,仅剩一颗在罐口颤颤巍巍。然而我却无心把它倒掉……因为想起了某些以前的事情。
坐在桌前,红茶流入喉咙。纵使再多甜味又如何?依旧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索然无味。
时间是最好的刀刃,终是将我打成了这种模样――明明醒来一个小时也没有,却又想睡觉了。
把茶推至一边,起身拉上窗帘,怀着满满思绪入眠,却不知何时嗅到了那熟悉的清香。
猛然间惊醒,仍旧睡眼朦胧,仅听得他说到:“兵长,放那么多糖,对身体不好。”
香气依旧,他的气息却在下一秒离我远去。我急忙抬眼,阴暗的房间里只看到他模糊的身影。
那身影道:“兵长,安心吧。”
“世界今天也依旧在旋转着。”
唰――窗帘被拉开,下午时分热情的阳光如金粉般洒入,洒在洁净的地面上,洒在他的身上。
他依旧是当年那青少年时期的模样,短发,绿眸,朝气蓬勃,与金粉搭配,更显英俊。
很快,残影消失,那金粉般的阳光从他的头上,肩上落下,平铺在地面上,煞是好看。杯中空空如也,肩头依旧温暖。我伸手将那外套两只袖子套好,烧水,重新沏了茶,并放入了最后那一颗方糖。
浓厚的温暖的香气与外套的香气包围着我,温暖着我。
就好像某人的怀抱。
嘴角不禁上扬
嗯,世界今天也依旧在转动。

大家好,这里安妮。
也许lofter上的各位还不太认识我,之后叫我安妮就好。
这一篇其实我早在一年前左右就承诺过要写了,却直到今天才发上来,也不知有没有撞梗,如果撞了的话请立马告知。
当初不写的主要原因是实在受不了自己那比小学生还差的文风,自己写的东西自己都不敢恭维,害怕毁了艾利也怕毁了这首歌。辛苦磨练一年后终于上升到小学生水平,才敢发。
之后想说一点我个人对这篇文的理解。
该说幸运吗?幸亏等了一年,进巨漫画版的剧情大转折,这也使得我整个文的走向发生了巨大的偏转,并且be也be的更合理了,但是总管全文依然还是十分的小孩子气,仍需多多改进。
1中出现的地下三人组纯粹是因为那二人是利威尔最初的亲人,而本篇主要围绕利威尔来写,所以便加上了。
至于2中的那一点点暗示,先前我也征求过群里大大与太太们的意见,发现好像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人不是很喜欢肉。说实话,本来我是想写清水,就是那种“可能我马上要死了所以先给您告个白”的很纯情的东西,但是后来我想了想,当时艾伦已经不小了,并且真的很有可能一去不复返,当时的情感应该是一触即发的炸弹状态,并且在我个人的理解中,(滴――)这个东西,其实是人的最原始最直接的情感的表达与爆发,用在这里似乎要比单纯的搞个白红个脸牵牵小手来的更直接一些,所以……就这么写了。
那么最后,因为很久没有大篇幅打过字所以错字可能会有些多,欢迎捉虫
以及做个群宣:424972597,只有艾利,不拆不逆
以及艾特一下群里顶好顶好的姐姐谦姐 @苏谦

超爱吃的甜甜的桂花蜜!
来自:大影家

如同童话一般的光景呢
来自:大影家